幻海书城>仙侠>奔月 > 可怜谁家妇
    白日,多士到察院上值,戛玉仍回同坊的蘧宅消磨,有时也与司徒夫人、杜夫人一起出游、访亲会友、赴宴。多士下班后,在蘧宅晚食过,两夫妇一起回新宅。

    这一日,戛玉听说西市某肆卖真人髪做的义髻,好奇去探看,总觉得瘆人,连试戴也不敢。最终,还是觉得丝线的更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出了肆门,恰好临近多士散值时间,她灵机一动,想着不如去接他下班。

    多士与几位年轻同僚联袂步入车马院,一眼认出戛玉的油壁车。鹅h毂,丁香sE锦幛,崭崭新。

    裴御史笑逡他一眼,“糟糕!看来荀郎今日要爽约了。”

    多士道:“无妨,我内子很通情达理的。”

    同僚才不信,簇拥着他,来至车前,有看热闹的意思。虽然是志同道合的好友,也不免一些轻微的嫉妒。同为寒士出身,他们有的尚未娶妻,有的耐不住寂寞,置了个妾主中馈,虽然目下都有了结婚高门的资格,但可选择的对象只有高门中的破落户。

    小婢擎起车幕。

    戛玉乍见若许多笑嘻嘻,不怀好意的陌生面孔,不明所以,询问地望向夫婿。

    多士道:“我和同僚相约去饮酒,少时便归。”

    戛玉问:“去哪里饮酒?”

    裴御史抢答:“秦氏楼。”